乌兰察布5000多万亩“草浪”拱卫北京绿色长城

乌兰察布市距北京240公里,是内蒙古距离北京最近的草原之一。近年来,乌兰察布市大规模修复草原生态,如今草原总面积达5251.38万亩,占全市国土面积的63.4%,为首都北京生态安全筑起了绿色长城。

乌兰察布5000多万亩“草浪”拱卫北京绿色长城
乌兰察布市卓资县红召乡红石崖国家生态公园高山草场 智超/摄

近年来,面对草原退化、沙化、盐渍化的实际,乌兰察布市通过落实草原生态补奖政策、京津风沙源治理、草原生态修复,以及加强草原执法、严格草原征占用审核审批、加强草原监测等一系列措施,推进草原生态保护和建设。通过多年努力,乌兰察布市草原生态有了明显好转,2019年,天然草原植被平均盖度为36.4%,草群平均高度14厘米,平均干草产量49公斤/亩。

修复草原生态,是乌兰察布市保护草原生态工作的重要一环。察右后旗当郎忽洞苏木察汗不浪嘎查牧民张雪平家500亩的草原上,披碱草、羊草等草种竞相生长,远远望去像一片绿色的海洋。

然而过去,这里还完全不是这幅景象。为了追求更高的经济效益,张雪平在这片草原种植了马铃薯、葵花等经济作物,结果不仅草原生态遭到破坏,其种植效益也得不到保障。

2015年,张雪平种植的500亩葵花患病,亩产只有100斤,亏损40多万元。此后一年,种植甜玉米等作物也都亏了钱。2017年,因非法开垦草原,张雪平及其家人还受到法律的制裁。

今年春天,察右后旗草原站工作人员找到张雪平,决定在他家已经撂荒几年的500亩已垦草原上进行人工种草,在修复草原生态的同时,也帮助张雪平发展牧业。如今,看着草原长势旺盛,一蹶不振的张雪平又燃起了生活的希望。

张雪平的故事是乌兰察布市下决心修复草原生态环境的一个缩影。近年来,乌兰察布市制定了各旗县草原生态修复绩效目标,完善了修复实施方案。2019-2020年,乌兰察布市草原生态修复治理任务30.4万亩,共涉及7个旗县,目前修复工作进展顺利。察右后旗草原工作站站长张小栋介绍,通过实施草原修复项目,退化打草场修复翌年植被覆盖度将提高15-20%,已垦草原翌年植被覆盖度将达到50%。

修复草原生态需要人工种草,选择草种是一个科学问题。乌兰察布市通过多年草原改良修复观测发现,补播外来引进的草种,第二、三年生长良好,由于原生植被竞争力强,从第四年开始退化减少,引入的育成品种对天然草原生物多样性的恢复作用不明显。

为此,乌兰察布市积极探索本土野生草种栽培。

2019年,乌兰察布在内蒙古率先提出并开展野生乡土草种混合采收技术,编制了《乌兰察布市野生乡土草种混合采收试验方案》,上报到内蒙古自治区林草局。目前该局已组织专家开展了评审论证,并对方案进行了批复,将乌兰察布市列为内蒙古野生乡土草种混合采收试点区。

今年春季,乌兰察布在丰镇黑土台镇种植了驼绒藜、冷蒿、野韭、扁蓄豆、针茅等野生乡土草种300亩,试验研究野生乡土草种扩繁、草种育苗,目前长势良好。

特别是当地的乡土草种驼绒藜,抗旱、耐寒、耐瘠薄,十分适合用作草原生态修复。

斯琴高娃就是一个利用驼绒藜成功修复草原生态的典型人物。

斯琴高娃出生在四子王旗乌兰花镇查干补力格苏木巴音嘎查,退休前在四子王旗草监局工作。她儿时的记忆中,牧民家家都有天然打草场,草料十分丰富,从不用为牲畜的饲草犯愁。“可是,现在很多牧民因为草原面积的减少,缺少饲草,把卖羊的一半收入都用来买饲草还不够。这对于祖祖辈辈生长在草原、赖草而生的民族来说,真是难以想象。”斯琴高娃说。

2018年,斯琴高娃在父母留下的饲料地里培育了100亩草原优良牧草驼绒藜。2019年,将这些苗子移栽到1000亩草原,今年,移栽面积达到了10000亩。看着栽下的草长得喜人,斯琴高娃甚为高兴,“草长好了就有防风固沙作用,我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加入到保护草原、修复草原生态的行动中,保护好我们的家园。”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