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绣娘针线里的创业增收路

平滑的线条的针脚、传统的绣法、优雅的设计……来自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默勒镇的卓玛康珠仔细检查着自己最新设计的作品,腰间的几朵祥云刺绣穿过墨绿色的丝绸将传统的藏绣技艺留在了这件西式小礼服裙上。

“过去我们除了绣唐卡和藏饰以外没有别的想法,传统的绣片虽然精细美丽,但是在现代生活中并没有很强的实用性,怎样才能让我们的绣片走出去呢?”在上海短短一个月的学习时间里,卓玛康珠终于找到了答案。

青海绣娘针线里的创业增收路

观众在青海省文化馆河湟刺绣展厅内参观。新华社发(张龙摄)

今年9月10日至10月11日,中国文化和旅游部非物质文化遗产司、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举办了“青海河湟刺绣研修班”,来自青海省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海南藏族自治州兴海县等农牧区的30名汉、藏、土、撒拉等民族的绣娘参加了学习。

河湟刺绣是青海省河湟地区各民族妇女世代传承的传统文化,主要分布在河湟地区,辐射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黄南藏族自治州等地。近年来,随着青海省非遗保护工作力度的加大,刺绣艺术已经成为广大农牧区妇女传承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在家增收致富的重要手艺之一。

“这次学习我一共写了32篇课堂笔记,记得很认真,因为我想把这份宝贵的课程分享给家乡的姐妹们。”卓玛康珠说。卓玛康珠不仅是青海省藏绣艺术的传承人,还是家乡的致富带头人,她的身后还有128名藏族绣娘。

在卓玛康珠一手创办的阿佳啦民族工艺品有限责任公司里,80%的公司员工是牧区的家庭妇女。她们自小熟悉刺绣,常年在家务农和照看孩子之余为自己和家人缝制服装配饰,大多数人掌握基础的藏绣技艺。

青海绣娘针线里的创业增收路

观众在青海省文化馆河湟刺绣展厅内参观。新华社发(张龙摄)

“放牛娃还想当艺术家?”回想公司创办初期,不少村里人认为传统的刺绣挣不了钱。面对质疑和不理解,卓玛康珠和村里的姐妹们不但不气馁,反倒是更加团结,针线游走中渐渐有了当“艺术家”的梦想。

“我们把传统刺绣与时尚相结合,生产出的手机壳、皮包、披肩等受到很多人的喜爱,订单多了,工资也高了。”今年28岁的普合毛卓玛说。

2016年,普合毛卓玛进入阿佳啦民族工艺品有限责任公司,从一开始的普通家庭妇女到现在月收入超过4000元的销售经理,她感受到创新与设计为生活带来的改变。“过去在家里刺绣,一个月只有300-1000元左右的收入,现在随着公司订单增多、个人技能提升,绣娘们一个月能挣800—2000元。”普合毛卓玛说。

多年来,在青海省文化和新闻出版厅、青海省妇女联合会的帮助支持下,越来越多的培训课程为绣娘们开阔了眼界,让她们收获了来自非遗传统文化的鼓舞,让传统技艺走进生活、融入生活成了一项重要的课题。

青海绣娘针线里的创业增收路

河湟刺绣平绣(一种河湟刺绣工艺)传承人杨秀花在青海省文化馆河湟刺绣展厅现场制作平绣鞋垫。新华社发(张龙摄)
 

“以前一块巴掌大的绣片价值不到100元,现在设计好的绣片缝制在皮包上,一个皮包的价格已经超过400元。”卓玛康珠手握着自己与设计师共同设计的“天珠藏包”说。她认为,创新设计不仅能够提高刺绣的艺术价值,同时也可以提升产品的价格档次。

“如果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设计理念,这个产业将会有更加多元和良性的发展,这样绣娘们的工资收入也会随之提高。”河湟刺绣研修班学员兼班长陈玉秀说。

从事民间刺绣近20年的陈玉秀自创业初期就将目光聚焦到了农村家庭妇女身上。联系订单、组织培训、制作绣片……村里的“绣花鞋垫”开始源源不断地飞出大山,走向城市。

“通过与各行各业的老师、设计师的沟通,我们深深地意识到传统刺绣的发展需要创新,在保持本民族特点的同时要学会举一反三,跟紧时代发展,丰富刺绣的表现形式,努力寻找一条合适的发展路线。”陈玉秀说。

66岁的平绣技艺传承人杨秀花来自青海省海东市化隆回族自治县巴燕镇,她绣鞋垫已经有大半辈子了,手中握着鞋垫,她的眼里满是欣喜:“上海的老师说,我们要对自己有信心,要做传统文化的守护者,做创新的主人。”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