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小伙痴迷吹糖人

手指上下翻揉,捏出一条带有“小尾巴”且中空的小糖包,然后用嘴衔着“小尾巴”的断口处,一边匀速向里吹气,一边用手在糖包上有序地捏着,不一会儿,一只活灵活现的小老鼠便成型了。近日,吹糖人的手艺人张文化给记者小露了一手。吹糖人是一门民间艺术,对于这位“80后”小伙来说,算得上是他家的祖传手艺。

“80后”小伙痴迷吹糖人

  张文化1980年出生于河南安阳的一个小村庄里。在他们村,吹糖人似乎是所有成年男子的必备技能。“也不知道我究竟是耳濡目染,还是为了吃糖的私心特意学习,反正在不知不觉间就学会了。”张文化向记者讲述了他与吹糖人的故事。

  “小时候,我们不仅惦记着糖人的甜,还被它栩栩如生的造型吸引着。每次不论看到谁家长辈在做糖人,我们一帮小孩儿都会成群结队地凑过去,假模假样地帮帮忙,然后蹭上一个糖人回家。”回忆起往事,张文化满脸幸福地说,“可能是蹭得多了,我慢慢也就会了。记得有一天,我去姥爷家玩儿,正赶上他在吹糖人,我坐姥爷身旁看了一会儿觉得‘手痒’,随手抓起一团糖浆,不一会儿就吹出了一只小猪。姥爷看到后特别惊讶,说我很有天赋,让我没事儿就去找他,他要教我些高难度的。”

  吹糖人的手法和糖人的造型对张文化来说都不是难事儿,难的是要怎样熬制糖浆。“那会儿根本没有现成的材料,要想熬制一锅能用的糖浆可是要费不少功夫。”张文化告诉记者,他第一次独立熬糖是七八岁时。“别看我那会儿年龄小,懂的还挺多,糖浆是用麦芽和江米熬制。为了避免熬糖不成功浪费家里的粮食,我就到地里去捡麦穗,然后去跟长辈换点儿江米,开始自己熬糖。第一锅糖浆以失败告终。”张文化笑呵呵地说,“但我并没有气馁,继续捡麦穗、熬糖,反复试了三四次就成功了。”

  1998年,张文化参军,由于训练任务繁重他没有闲暇时间继续鼓捣糖人,只好暂时作罢。直至2002年,张文化被调到乌海军分区才重拾手艺。

  “偶然的一天,我打开手机浏览新闻,无意间看到吹糖人手艺濒临失传的报道,心头忽然一紧,便想着自己有义务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并发扬光大。”张文化说,说干就干,他当天便请假外出将糖、蜂蜜、小锅、气罐等材料置办齐全。营地官兵看到他的“杰作”都颇为惊讶:“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躲藏不露呀!”……从那以后,张文化就成了逢年过节乌海军分区里的大忙人。“逢年过节我们都会邀请官兵家属来营地,为了烘托节日气氛,我就会做些糖人送给家属和孩子们。”张文化说,虽然吹糖人并不轻松,但看到孩子们甚至大人拿着糖人开心的样子,他很满足。

  做得多了,张文化渐渐发觉通体黄色的糖人不够新颖,便开始从网络、电视、书本上不断研习改进糖人的制作方法。“老一辈人制作彩色的糖人是用染料,但现在大家对入口的东西都很有讲究,染料不能再用,我便尝试着将新鲜的水果榨成汁,然后倒入熬好的糖浆,这样一来,成品既美观又好吃还健康。此外,为了迎合大众的喜好,我还在糖人的图案上作了创新。”张文化说,现在,他除了制作动植物和经典动画人物外,还会承接一些定制人像以及卡通人物的订单,以此来吸引更多人爱上糖人。

  “糖人是很有特色的一项传统文化。”张文化告诉记者,转业后,他每逢周末都会到植物园、人民广场、商场门前等人流量较大的地方摆摊,如果有顾客想要亲手试一试,他就会现场免费教,希望可以让更多人接触到糖人、认识糖人并喜欢上糖人。

  张文化早已把自己当作一名传承人了。早年,他还在社会上招了些喜欢“吹糖人”的学生免费教学,无奈大家只是图个乐子,鲜有人愿意长久学习。“2014年,一位战友找到我说,他的一位朋友因车祸导致下肢残疾,一家人生活十分困难,想学吹糖人手艺,并以此谋生。事后,我发觉将吹糖人手艺以谋生方式传播也是个好办法。于是,从2015年初开始,我便四处寻找愿意学习吹糖人手艺的贫困家庭和残疾人,现在不少人都靠着这门手艺养家糊口。”张文化自豪地说,“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能断送在我们这代人的手里,我会尽我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保护它、发扬它。”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