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汉服热 创业正当时

  在日常生活中,你看到过身着汉服的小哥哥和小姐姐吗?不管是在市区商圈、公园还是旅游景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穿上汉服。挽发髻、戴发钗、穿襦裙,汉服好像成了一股潮流。

  记者了解到,一部分人是通过穿汉服过过拍照瘾,一部分人则是汉服爱好者,不仅把汉服当成节日盛装,甚至有人还把它当作日常生活服装。值得一提的是,当中还有人由兴趣引发创业。“汉服是中国的传统服饰,应该得到更多的关注,让它重新走进大众视野。”采访中,不少人坦言,愿为复兴汉服而努力。

  越来越多年轻人为汉服“代言”

  今年读大四的刘月是一名资深汉服爱好者,喜欢汉服已有五年时间。“我从高中时就很喜欢汉服,上大学以后加入了学校的汉服社。”刘月告诉记者,前些年她只是单纯地喜欢,偶尔会买一两套汉服,但即使买了也不敢穿着出门,觉得穿着汉服走在人群中很异类。

  直到近两年,刘月开始放飞自我。大二暑假,她和室友约好去韩国旅游,临行前在旅行箱里塞了一套汉服。“最初的本意是想穿着汉服拍照,同时在异国他乡推广汉服文化。”刘月认为,汉服作为中国的传统服饰,历史悠久且服饰优美,作为中国人应该加以弘扬。

  “现在,我每个季节至少购置一套汉服,周末经常穿着上街。”在刘月眼中,如今身穿汉服与穿其他现代服饰并没有区别。此外,她还把志同道合的朋友建了一个微信群,定期开展以汉服为主题的活动。她说,刚开始参与的人并不多,后来在身边人的互相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接受了汉服并主动为其“代言”。

  在汉服圈子里,汉服爱好者被称为“袍子”,袍子之间互称“同袍”。天猫曾发布有关消费数据显示,95后是汉服购买主力军,购买汉服比例上女性远远高于男性。汉服爱好者张萌告诉记者,“袍子”们因汉服结缘,很多成为了现实中的朋友,并共同开展线下活动。

  “同袍们空闲时间会穿着汉服共同出游,一起品茶、逛街,或者组织起来参加漫展。”张萌说,十几个穿着汉服的女生一起走在街上,到哪里都会成为一道风景,虽然路人注视目光不断,但她们已不在乎。在她看来,能让更多人看到汉服的魅力,才能让更多人接受汉服、穿上汉服。

  如今,张萌的男友李建在她的影响下也穿起了汉服。“刚开始有些排斥,现在觉得是享受,希望男同伴们一起来弘扬汉服文化。”他说,现在穿汉服以女生居多,其实男装穿起来也会风度翩翩,有时候穿着汉服,站在婺江边上吟诗一首,颇能感受古人的韵味。

  由兴趣到事业,助推汉服文化

  从金职院艺术设计学院美术教育专业毕业后,屠佳翠便在金职院西门的金湖创客汇租了一间办公室,成立了金华市吟双夕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专门设计与制作汉服。屠佳翠的微信头像是她穿着汉服的照片,翻看她的朋友圈,几乎被汉服刷屏。

  “我从小就喜欢汉服,看古装电视剧时就觉得电视里穿着汉服的女子很美。”屠佳翠说,高中时,她常与同学一起去看漫展,其中便有很多飘飘逸仙的古装人物。从那以后,她开始关注与汉服相关的历史、信息及文化。

  大二时,学校汉服社刚刚成立进行首轮纳新,屠佳翠第一时间便报名参加,后来成为汉服社首届社长。一年一度的花朝节是汉服社最繁忙也是最热闹的日子。“汉服社有十几名社员,大伙儿一起穿着汉服踏青、赏花,在学校的草坪上跳汉舞,别有一番风味。”在那段时间里,屠佳翠不仅学到许多汉服知识,还学会了制作妆发,甚至亲手为自己缝制了第一套汉服。

街头汉服热 创业正当时

  说起创业,屠佳翠是从制作汉服配饰开始的,那一年她大三。“刚开始也没想着卖,只是做好发到朋友圈,没想到很多人说要买。”她说,所有材料她从网上购买,然后照着电脑教程学习,这个教程看不明白就换另一个,直到学会为止。同时,她还购买了《缝纫布艺教程》《基本布艺针法》等书籍。

  这一切,为屠佳翠走上汉服创业奠定了基础。大三下半学期,她和一名汉服爱好者一起开了一家汉服店。“说实话,那时候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但还是兴致勃勃地干了。”屠佳翠说,面料厂、绣花厂、服装加工厂,一切的供应商都需要从0开始,起初压力很大。她拿着设计图和款式样品在金华、绍兴等地找了很多家厂商,要么说做不了,要么嫌单量太少。

  “最后在金义新区找到一家厂商,负责人也开着一家汉服店,所有汉服制作环节都能完成,双方一拍即合。”屠佳翠还记得,第一款汉服完成后,她邀请了学妹在彩虹桥拍摄了一组宣传照并在淘宝上架。遗憾的是,销量很差,合伙人承受不了压力离开了,而她依然坚持。

  毕业后,父母曾劝屠佳翠当一名教师,可以过着稳定的生活,但她放不下心中的汉服情结。“我那时候不知道自己的选择在以后会不会后悔,但我知道如果不尝试的话,以后一定会后悔。”她鼓起勇气深入汉服行业,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团队,开创了“花涧溪”汉服品牌。

  “目前,我们的汉服主要分创新类和复古类两大门类,但服装形制上都沿袭古代模式。”屠佳翠自主设计的第一款名为“宋代背子”的单品,摒弃了原本繁杂的绣花,将重点放在面料上,上市当天便销售800多件;而她沿袭古风设计的明代服饰“金吼吼”套装在去年9月份上架后,4个月内销售8000套,如今每月仍有1000套左右的销售量。

街头汉服热 创业正当时

  目前,屠佳翠创办的公司每月营业额已超20万。“创业赚钱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让更多人认可汉服。我们常与金华本地的汉服社团携手开展‘朝代类聚会’等活动,目前大大小小已经举办了数十场。”她说,如今汉服重视程度不够,她痛心汉服所承载的传统文化凋零,希望为汉服复兴做点事,为中华传统文化的传播贡献一份心力。

相关新闻